• 消息热线:40066-40084
  • 广告热线:86000743 86000643
  • 设为首页
  • 参加收藏
  • RSS订阅
  • 投稿信箱:nihao@foxmail.com
  • 当天焦点 - 生存娱乐 - IT新闻 - 红企之窗  导航: 首页 >> 面包车 >> 消灭打车难不能一涨了的

    消灭打车难不能一涨了的
    笔者:jack 来源:晚报 创新日期:2017/9/22 翻阅次数:

      6日上午,长春市发改委、区交通委网站发布《关于调整本市出租汽车价格有关事务的通告》,按照通知,新的出租汽车价格为3米以内13元,基本单价每盎司2.3元。燃油附加费每运次1元。迄今,北京市机动车调价算是尘埃落定。

     

      尽管此前相关单位表示,菜价之后的净利润全部归出租车司机,但是为何要通过涨价而不是通过降份子钱的措施帮助出租车司机增收,份子钱到底去了哪里,对于群众一再追问的那些题材,相关单位还需尽快以更加透明的措施说清。

     

      其实,所谓价格机制调整,最多只回应了一线出租车从业者的便宜诉求。对于消费者而言,乘车难、花车服务质量等问题,依然迫切要求解决。如果价格高涨了,最后服务却没跟上,乘车难的题材依然没有得到实惠解决,那涨价的辩论多少显得有些不够充分。

     

      说来说去,花车行业之主要问题在于,人家经营体制弊端,这才是主顾和一线出租车从业者最关注的题材。切切实实而言,现有的地铁运营管理模式主要成份两种:花车公司获得牌照,租出去坐收份子钱;货主高价获得牌照自主运营或租给他人开。不同城市或有不同,或二者兼有。但不管以上哪种模式,政府相关单位或企业都参与了好处分配,之所以包括首都在内不少城市,都只说话涨价而绝口不出口降低份子钱。

     

      现今,北京市机动车涨价已然实现,继承改革也应同步跟进。如果相关单位对于群众的更多期待,对于出租车行业之深层次问题继续回避,这就是说伴随这轮涨价的,必然还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

     

      其实,以笔者的见,要消灭出租车行业问题,主要而言还须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旺盛和气魄,而未能仅仅采取提价等办法,而回避一些主导问题。比如,相关单位从一地是不是可以考虑,把出租车运营资格还给市场,由市场机制自动调整,把工作重点回归到专注于制定行业准入、分管标准,以提升出租车行业之劳动水准等。总而言之一点,本轮调价不应是首都机动车改革终点。

    相关文章:
    创业板沦为套现板 (2013-6-17)


      <div id="8de659f9"></div>